今年以來的劇烈震蕩,焦慮中參雜著擔憂。如何在短期擾動下保持耐心,堅守長期主義,成為了投資者面臨的重要課題。

在4月29日舉辦的第12屆巴菲特股東大會暨中國投資人峰會上,博道基金董事長、投委會主席莫泰山談到,長期投資有五個關鍵詞:長期、優質、安全邊際、信任和耐心。面對最近市場調整和基金凈值下跌,他表示做到“長期”需要將投資的期限放長一點,同時要學會“慢思考”,有概率思維、逆向思維、長期思維,有助于我們把投資做得更好。

莫泰山還指出,我們一直生長在不確定的世界里,投資和經濟發展永遠面臨不確定性,尤其是短期的不確定性,因此要在不確定中去尋找確定。一些短期看起來是風險的東西,長期未必,因此要去追求長期的確定性。

記者精選莫泰山在峰會的部分演講金句和觀點,以饗讀者。

1、上市公司盈利增長是投資獲取回報的最主要來源,但上市公司業績增長是慢變量,因此我們需要一個耐心等待上市公司創造利潤的過程。

2、當面臨市場下跌時,慢思考就是先問自己,我過往有沒有很成功地在高點賣出,然后在低點又成功地買進來?這么做我成功的概率是多少?我的成功的記錄是怎么樣的?再追問一個問題,如果我不看,過三年或者更長一點時間再看,從過往的歷史數據上來看,是否支持可以得到一個相對好的結果?

3、如果當下看不清楚,那我們可以試圖關注一下更大的大局。

4、投資要和企業一起創造價值,我們需要一點企業家精神,在我們自己的能力圈內,去承擔風險、追求收益。

5、在越來越不確定的世界里,僅僅厭惡風險是不夠的,我們可以要求更高的風險溢價和足夠的安全邊際。對投資而言,最具有安全邊際的東西有兩個:一是優秀企業代表的優質資產,二就是價值投資思維。

6、價值投資者是真正的樂觀主義者,他們相信這個世界最終會變得更好,而且這個世界的發展確實是由樂觀者來推動的。面對不確定的時候,包括當下,我們需要更多的樂觀主義精神。

資本市場要有活力

根本在于提高上市公司質量

主持人:您是中國基金行業的第一批從業人員,也見證了中國資本市場的快速發展。近些年資本市場改革持續深化,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進一步提速。請問莫總如何看待中國資本市場在制度層面的改變?以及在更為完善的制度背景下,中國資本市場會迎來哪些變化?

莫泰山:我覺得這幾年的資本市場,如果要說制度層面的變化,最引人注目的應該就是注冊制。準確一點描述應該叫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后來又推行到創業板也在推注冊制,按照這個規劃可能主板也要實行。

大家一聽注冊制特別容易理解成上市變簡單了,審批變少了,不用審批了,把這個意義歸結到這里。我覺得最大的變化還不在這里,但這也是意義之一。我覺得最大的變化就是通過設立科創板并實行注冊制,上市本身的條件變得更加包容了。

比如說,原來有一些企業,要求一定要盈利才能上市,現在科創板有好幾套上市的標準,有一些現在還沒有盈利的,但是未來的前景很好,或者說收入的指標等等都符合,又屬于科技創新需要突破的重點環節的話,這些企業是可以來融資、上市的,在它最需要資金的時候,可以得到資金的支持,未來也可以得到一個很好的發展。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事情。因為歸根到底,我們資本市場要有活力的話,最根本的還是需要上市公司的質量有提高。資本市場通過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包括融資,包括更好地定價、更強制化的信息披露、更完善的公司治理結構等等這些,提高了上市公司的質量,我覺得這對所有的參與者來說都是多贏。對投資者來說有更高質量的上市公司可以投資,對中介機構,監管者來說是營造了更好的生態,是多贏的局面,這種多贏的局面希望未來能夠更好地良性發展下去。

另外一點,這個是一個期望?,F在注冊制的實施,上市條件更加包容,我們看到在科創板企業發行上市,是不愁新股發行不出去的,或者說新股發行很受歡迎,我們去看發行的定價估值也是相對比較高的,資本市場上的投資人,對這些發行上市的新股,是比較慷慨的。換句話說,這些來上市融資的企業它的融資成本是比較低的。

我們希望這些企業能夠通過拿到急需的資金,拿到投資人的這份信任,拿到比較低的融資成本,能夠持續地發展,真正地提高公司的質量,能夠回饋資本市場對投資人的信任。

長期投資的五大關鍵詞

主持人:您是堅定的長期主義者,您曾說長期投資不僅需要慢思考,也需要慢下來見證偉大,等待復利,讓自己適時慢下來就變成了一種重要的能力,想請莫總分享一下,對于普通投資者而言,如何在高波動的A股市場感受到“慢投資”,做到“慢慢變富”?

莫泰山:慢慢變富這幾個字是巴菲特的原創,所以我們在今天這個論壇談論這幾個字還是挺有意義的,向他致敬。我們公司也有一個投資者服務的品牌,叫“慢富道”,倡導長期投資的理念,今天我們來談論這個話題,我覺得很有意義。

在差不多一年前,我們慢富道活動一周年的時候,我在某一個場合就我們所認為的慢慢變富的內涵做過一個講座。當時講慢慢變富,講長期投資,我認為有五個關鍵詞:長期、優質、安全邊際、信任和耐心。今天時間的關系,我不可能一一展開來講。我撿兩個來講。

第一個是長期,我覺得這個是最重要的。高波動確實對長期投資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大家都會聽說過長期投資有優勢,應該做長期投資,也有很多人拿出巴菲特的例子,1957年開始到2018年漲了7.7萬倍,它的投資收益率。1957年給他1萬塊錢,現在是7.7億,是非常驚人的。遠的不講,就講公募基金權益產品作為一個整體,在過去的將近20年的時間,自有開放式基金以來,根據我們基金業協會統計數據,其實平均增長了將近20倍。從那個時候年化收益率算起,這個數字也還是相當不錯的。

事后看都很好,為什么這么難堅持?長期投資這么難堅持?“高波動”就解釋了非常大的原因。在牛市的時候,大家有很多吸引人的故事,熊市的時候有很多悲觀的理由。所以就讓長期投資非常難以堅持。哪怕是我們剛才講的巴菲特這么多年7.7萬倍,大家記得2000年的時候,他也備受質疑,他那個時候是“股神”了,哪怕是這樣也備受質疑,質疑他落后于時代,錯過了科技創新的時代。確實發現這個很難,建立長期的信任是很難的事情。公募基金群體也是一樣?;剡^頭看總體業績增長還是相當不錯的,但是這期間的沖擊和考驗還是很多的。最近我們又在經歷著同樣的考驗,最近市場的調整,基金凈值的下跌,我想投資人也會有很多的疑問,甚至是質疑。

確實長期投資是有點難堅持的,很難堅持,知易行難。那怎么做呢?第一個關鍵詞就是長期。把你投資的期限放長一點。投資是不用爭分奪秒的,你不用看秒鐘,不用看分鐘,也不用看時鐘,也不用看日歷,你把比較閑的錢設定三到五年的期限,如果能有十年更好,這樣你的心態就會平一點。

另外一個就是長期投資涉及慢思考。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卡尼曼出了一本書叫《思考,快與慢》,快思考就是希望迅速得到答案的,比如說碰到不明確的情況,36計走為上策,趕緊跑,躲避風險,這個也是人類的本能,這個也是很有用的本能。對于投資來講,我們是有時間來慢思考的,我們不是說就是把時間拖長了就可以。慢思考里面有幾個特性。

舉一個例子來講,當市場開始下跌,或者下跌一段時間的時候,你就會不由自主地想,我是不是先賣了再說?賣了等它更低的時候再買進來,這可能是一種快思考。而慢思考,就是先問一下自己,我過往有沒有很成功地在高點賣出,然后在低點又成功地買進來?這么做我成功的概率是多少?我的成功的記錄是怎么樣的?這個問題其實是概率的思維,我這么做,多大概率我能成功?這是第一種思維。

還有就是我們把它放長期一點。市場下跌確實難受,很多人也知道可能現在賣,不一定正確,但是賣完了就舒服了,否則每天還要去看??梢栽僮穯栆粋€問題,那我現在不看,過三年或者更長一點時間再看,從過往的歷史數據上來看,是否支持可以得到一個相對好的結果?歷史數據其實是支持的,這個其實也是給自己一個長期的思維。

所以我覺得我們有這個慢思考,有概率的思維、長期的思維,有助于我們把投資做得更好一點,有助于我們慢慢變富。

長期投資涉及到第二個關鍵詞是耐心。

所謂的耐心,我們投資最大一部分分享的還是上市公司所創造的回報。長期來看,供公司股價的增長受益于上市公司的盈利增長。上市公司盈利增長是我們獲取回報的最主要來源。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是著眼于分享上市公司的業績增長,我們就會知道上市公司業績增長,它其實也是一個慢變量,不是一夜之間就暴富的,是公司的全體員工一磚一瓦積累起來的,也是日積月累的。有這個思維,就會讓我們變得更耐心,市場可能是劇烈波動的,上市公司的盈利增長,總體來說是穩健的,至少我們可以挑這些穩健的,這樣我們就可以有耐心等待上市公司利潤創造的過程。

以騰訊作為例子,早期創業的時候,曾經很缺錢,想300萬元就把QQ給賣了,結果沒人買,后來它碰到早期的投資人,包括李澤鍇、IDG,就把它20%的股權賣了,賣了幾千萬美元,這在當時看是很成功的一筆投資了。去年堅持到最后的股東賣了3%的股權,是1000億。

對于有些公司來說,我們要用耐心來見證偉大,通過耐心,我們有可能等到一個更好的結果。

在不確定中尋求確定

要有樂觀主義精神

主持人:世界充滿風險,戰爭、傳染病、經濟金融危機,都對投資影響巨大,我們如何來應對這些風險,我們能夠保衛我們的投資果實嗎?

莫泰山:題目很難回答,我也沒有一個現成的答案,或者說很多問題我們還在實踐中不斷地摸索,隨著我們的摸索,我們體驗更加豐富,可能答案會更加豐滿一點。當下我對這個問題有一些粗淺的理解,和大家分享。

第一個,我們一直生長在不確定的世界里。以我們中國經濟為例,現在回過頭來看,過去三、四十年是高速增長,有人用超級周期來形容。但是其實我們在座的都是親歷者,我們知道這中間有很多挑戰。2000年左右的時候很多的外資認為中國經濟將走向崩潰;2008年的時候,我們一起經歷一場罕見的全球金融危機,那一年我們還和劉蔓總一起去美國考察到底這個危機怎么演變。這些我們都經歷了。哪怕我們回過頭來看,一個超級周期里我們也要經歷這些東西。這是第一個,投資也好,經濟發展也好,永遠面臨不確定性,尤其是短期的不確定性。

第二個,既然經濟、投資,總要面臨一些不確定性,我就想起芒格那句話,“宏觀是我們需要承受的,微觀才是我們需要有所作為的地方?!?/p>

什么叫“微觀才是我們需要有所作為的地方”?可能一個思維就是,從不確定中去尋找確定。剛才兩位嘉賓都談到了企業家,企業家這個群體有一個詞叫企業家精神。我認為企業家精神應該說在真正詮釋什么叫“從不確定中尋找確定”。企業家精神是在不確定的情況下敢于冒自己愿意承擔的風險,實現自己的理想。

投資是要和企業一起創造價值,我們也需要一點企業家精神,在我們自己的能力圈內,去承擔風險,去追求收益。一些短期看起來是風險的東西,長期未必,我們應該去追求長期的確定性。

第三個,彼得林奇還有一句話,意思是對當下看不清楚的時候,我們試圖讓自己去關注一個更大的大局。這就是回答您講的戰爭、傳染病等等這些,因為我們都沒有能力,當下很難預測未來,那么我們試圖看一下更大的大局,比如說局部的地緣沖突,看更大的大局,我們認為和平和發展,至少目前看還是世界的主流。局部的沖突,打打停停,應該不會對我們造成持續的困擾。傳染病我就更沒有專業知識了,我也沒有專門的研究。但是可以試圖從事物一般的發展規律去理解,一般一開始來勢洶洶的東西,或者一開始破壞性比較強的東西,古人有個詞句叫“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這可能是它演變的規律,而且以我們現在的醫療技術水平,我覺得對于一個流行三年以后的東西,其實人類在掌握越來越多的主動。我個人是相信在不太久的將來,我們會取得最終的勝利。

在這里我還想和大家分享一段我前不久看到的一個歐洲常青樹基金經理說的話,我覺得用在現在比較貼切。

“在我們發展過程中的所有好事——經濟增長、預期壽命增加,發達國家重新造林、不平等現象減少、切實消除饑餓等,都不是由任何人計劃的,而是我們一起實現了它們,過程緩慢但沒有停止。但人們對此不感興趣。我們只想知道戰爭、革命、兇殺等事件,通常這些事件的主角比發展積極事態的主角明確得多?!边@是他的話。什么意思呢?除了吸引我們眼球的這些事,其實世界上人們從來就沒有停止過致力于建設更加美好的生活,但這些,往往會被我們忽視掉。

最后總結來講,可能我們確實生活在一個“烏卡時代”,更加不確定、更加模糊。這種時代下,有時候會讓人悲觀,至少讓大家厭惡風險,厭惡風險也是進化的本能,讓人類能夠生存下來。但是,在越來越不確定的世界里,僅僅厭惡風險是不夠的,我們可以要求更高的風險溢價,我們可以要求足夠的安全邊際,對于投資來講,最具有安全邊際的東西有兩個:一個是優秀企業代表的優質資產,一個就是價值投資思維。價值投資者是真正的樂觀主義者,他們相信這個世界最終會變得更好,而且這個世界的發展確實是由樂觀者來推動的。面對不確定的時候,包括我們當下,是需要更多的樂觀主義精神。


風險提示: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我們刪除。本轉載僅包含一般性信息且僅供參考之用,并非意在提供金融信息服務或構成出售或購買任何證券或金融產品的要約邀請或宣傳材料,亦非有關任何公司、證券或金融產品的投資意見或推薦建議。本文所載的意見或判斷可能會改變。本文的數據被認為是可靠的,但博道基金不對其完整性或準確性作出任何明示或默示的陳述或保證。博道基金對直接或間接使用或依賴任何有關數據、預測、意見或其他信息產生的損失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