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回顧:風險偏好降低,悲觀預期釋放

2022年一季度,宏觀環境呈現復雜嚴峻的局面。開年以來,房地產銷售、新開工持續低位,國內生產回補與出口拉動呈現出見頂走弱之勢,國內疫情發生頻次增多、對生產生活和宏觀經濟影響加大。宏觀經濟面臨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不確定性有所抬升。此外,俄烏沖突升級,大宗商品價格飆升,對全球生產帶來影響。在西方對俄金融制裁的背景下,市場風險偏好有所降低。

一季度,權益市場出現持續調整,其中滬深300下跌14.53%,中證500下跌14.06%,創業板指下跌19.96%。從行業來看,煤炭、房地產、銀行表現較好,電子、國防軍工、汽車、機械跌幅均超過20%。我的組合在報告期內,股票倉位防御中基本穩定,主要配置了電子、汽車、機械、食品飲料、計算機等行業,組合總體仍呈均衡之勢。

一季度權益市場單邊下跌,表明市場在釋放越來越多的悲觀預期。但如果后續這些悲觀預期并不一一兌現,對投資而言就是機會。我們認為,盡管經濟壓力有所加大,但穩健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會有所對沖。兩會剛剛定下了今年5.5%的經濟增長目標,對穩增長的措施和后續經濟企穩復蘇的前景值得期待。同時,A股整體估值已處于較有吸引力的位置。在房住不炒的政策基調下,在信用風險加大、資管新規全面實施的背景下,全社會的資產配置向標準化資產流動、向盈利能力最高的優質上市公司流動的歷史進程仍處于早期。只要中國經濟能夠提供一個穩定增長的基本面,只要優質公司出現有吸引力的價格,對資金的吸引力就會越來越大。結構上看,前期調整比較充分的一些優質成長板塊,已經初步出現止跌的跡象,這也可以看作市場調整進入后半程的積極信號。

投資展望:保持均衡風格,優選行業和個股

我們認為當下,估值因子加強,我會將基本面穩健、估值低、業績增長穩定的公司作為基本配置。其中包括房地產、銀行、基建、綠電、逆周期政策推動的行業與公司;行業周期處于底部、受經濟周期進一步影響相對較小、業績穩定的周期龍頭;穩定增長的大眾消費、醫藥優質公司;以及汽車及零部件、部分先進制造等需求較好、成本改善的細分行業和公司。從長遠來看,戰略性地配置智能網聯汽車、光伏、半導體、汽車電子、鋰電、新能車等前景較好的新興行業里的優秀公司,可能很大程度地左右未來長期業績的走勢,也是投資管理工作的關鍵。

我將繼續致力于優選具有長期競爭力的股票;堅持自下而上與自上而下相結合,適當加大自上而下的視角對組合投資方向的把握;在總體均衡的風格上,加大對個股和行業的優選、精選,有所側重;在優選具備長期競爭力公司的基礎上,兼顧估值與盈利增長的匹配性,努力為投資者取得長期有競爭力的投資收益。

漫談投資:如何做好長期投資?

投資是一項長期的過程。當前,市場在不斷地進化,投資也越來越專業。普通投資者直接參與股票市場,難度在加大,借助基金等渠道參與市場是一個比較好的方式?;鹜顿Y者在做投資的時候,首先要認清自己的風險偏好,其次要挑選好投資理念、投資風格、風險收益偏好與自身相近并且長期業績優良的基金經理,然后再長期持有并實時回顧檢驗,通過長期持有來實現價值的增長。

對管理人來說,投資是一場沒有終點的修煉?!伴L期投資,與優秀同行”,是我們堅定的理念。我們在長期的投資中不斷歷練、進化,逐步提升對真相的認知與把握。在明確的理念之外,管理人也許還需要重視如下幾個點:

首先,加強對長期主義的信仰,加強與優秀公司同行的思維,加強對長期競爭力標準的遵守,提高對優秀公司的認知,加強對風險的敬畏;

其次,減少出手和交易的頻率,減少對短期基本面的投機,努力做簡單純粹的組合;用勤奮積累復利,長期積累深入研究,積累對核心競爭力的認知洞察,積累對產業、商業模式、優秀企業獨特氣質的感悟,以時間去實現復利;

再者,去除不利于持有長期投資優秀公司的觀念障礙,去除交易短期機會的習慣,去除投機獲利的美好記憶。

我們堅信在這條道路上堅定走下去,就會越走越遠,越走越有收獲,最終與持有人一起收獲價值的成長!在此,感恩您的堅守!讓我們攜手以進,共繪未來!

 

 

 

風險提示:基金管理人承諾以誠實信用、勤勉盡責的原則管理和運用基金財產,但不保證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證最低收益?;鸬倪^往業績并不代表其將來表現,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業績亦不構成對本基金業績表現的保證,基金收益存在波動風險。投資有風險,基金管理人提醒投資者基金投資的“買者自負”原則,在做出投資決策后,基金運營狀況與基金凈值變化引致的投資風險,由投資者自行負擔。敬請投資者認真閱讀基金的基金合同、招募說明書、基金產品資料概要等相關法律文件,了解產品風險等級,做好風險測評,根據自身風險承受能力選擇與之相匹配的風險等級產品?;鹁唧w風險評級結果以銷售機構提供的評級結果為準。如果您購買的產品以定期開放方式運作或者基金合同約定了基金份額最短持有期限,在封閉期或者最短持有期限內,您將面臨因不能贖回或賣出基金份額而出現的流動性約束。